中国锐舞文化发展历史

发布时间:2017-04-25 编辑:少芬 手机版

  在中国,至今为止最早也是最为出色的锐舞派对首推深圳的MINISTRY OF SOUND PARTY。锐舞登陆中国,其实也不过这一两年的事。下面跟一起来看看锐舞文化在中国的发展吧!

  锐舞在中国

  锐舞登陆中国,其实也不过这一两年的事。在中国,1997年是异乎寻常的一年,除了香港回归外,锐舞也开始试探着走进我们这个古老的国度。首先是英国著名的DJ公司兼俱乐部MINISTRY OF SOUND在烟草公司的赞助下,在去年10月初于广州和深圳举办了两个规模宏大的锐舞派对,他们大播House音乐,大约有5000个参加,其中有不少是专程来此的港澳及欧美人士。随后10月底,深圳的阳光JJ迎来了英、法、日、美四国的超级Techno DJ,他们将异于House的另一类潮流跳舞音乐Techno介绍给了国内的舞会动物门,并把受底特律Techno影响非常之大的亚洲新兴起的优秀独立舞曲TECHNASIA介绍到中国。1997年11月初,上海的DD`S也迎来了法国超一流的Techno DJ劳伦特·加尼尔,举办了旨在宣传他本人新唱片“CRISPY DACON”的同名派对,在上海铺设了第一条锐舞管道。1998年5月,Cheese在千年长城上举办了中国的第一次室外锐舞派对,以Vonplon为首的三个瑞士DJ和二个女火舞者大放异彩。从此,人们逐斩意识到应该根据DJ的好坏去选择俱乐部,锐舞也日益成为时髦青年的口头禅。

中国锐舞文化发展历史

  然而说实话,国内那些打着锐舞旗号的俱乐部文化并没有给人们带来多大的新鲜感,更多的人认为它只不过是迪厅的又一个新品种,只不过音乐更强劲,灯光更复杂。人们根本分辨不出锐舞音乐与迪士高音乐的不同,不知道是什么是House,什么是Techno!其实锐舞音乐是繁殖能力极强的细菌,每到一个城市、国家,它立即感染上这座城市的音乐文化基。锐舞音乐永远是异国情调的,也永远根植于本土!中国的舞会动物们的锐舞盲使原本极其反对那个时代盛行的迪士高文化的、在80年代由英国失业青年创造出来的锐舞,到了中国就落入了迪士高的梦魇中。

  在广州,越来越多的国际级DJ光临FACE CLUB里献艺,这些个个大有来头的国际级DJ,水平却参差不齐,如现今国际最top的DJ, Paul Oakenfold在广州的现场表演就一般般,反观一帮冲着他的名气来玩的年轻人表现得就很热情。相信2000年的临近,广州、深圳、上海等地将会举行更多的类似的party,希望藉这些机会,更多的人能真正深入到“锐舞”的精神。

  中国锐舞文化

  在中国,至今为止最早也是最为出色的锐舞派对首推深圳的MINISTRY OF SOUND PARTY。MINISTRY OF SOUND 是英国目前最大的跳舞音乐俱乐部,在BAT的鼎力支持下,1997年10月11日在深圳的HOUSE DISCO举办了一个规模宏大的派对,两位出色的HOUSE DJ:JAZZY M和 MARC AUERBACH大驾光临。大播HOUSE之余,更有劲歌热舞搭配,大约有5000人参加了这个派对,其中有不少是专程来此的港澳及欧美人士,直至凌晨5点,舞迷们依然意犹未尽。之后的10月24日、25日,深圳的“阳光JJ”又迎来了锐厉舞志策划的由英、法、日、美四国超级TECHNO DJ 组成的两场名为“THE FUTURE MIX PARTY:未来之声” 的两场跳舞派对,将异于HOUSE的另一类潮流跳舞音乐 TECHNO介绍给了国内的舞会动物们,这两场派对的举办地点不大,但极尽UNDERGROUND的情趣,勾引了较多平时躲在家中自己听音乐难得现身的出色跳舞乐迷,娱悦之余至今仍为大家津津乐道。

  1997年11月7日的上海,DD’S又迎来了法国超一流的 TECHNO DJ:洛朗·加尼耶,举办了旨在宣传他本人新唱片“CRISPY BACON”的同名PARTY,让上海这一中国唯一可称之为国际大都市的地方开始铺设锐舞通道。

  1998年的中国,从5月份CHEESE主办的北京野外长城锐舞派对开始,就注定了这是个不寻常的年头。以 VONPLON为首的三个瑞士DJ和两个女火舞者,在中国的第一次室外锐舞派对上大放异彩,并为千年长城赋予了新内涵。接下来BAT在5月的“5月5日5洲庆典”又一次在深圳、广州掀起锐舞狂潮,来自香港的DJ:JOEL LAI、TOMMY、JANVA以及英国方面的嘉宾DJ为我们带来了HARD HOUSE、GARAGE、TECHNO、BREAKBEAT等不同的锐舞音乐感受。同时间的北京DD’S也有一场名为 JUG(JAPANESE UNDERGROUND)的锐舞派对,以西村真为首的5位热爱中国文化的日本DJ大播TECHNO舞曲,着实热闹了一阵。1998年9月25日,FUTURE MIX PARTY第一次杀到上海,DJ 阿米尔·卡恩/MICHAEL NEE和锐厉舞志再一次将真正一流的MINIMAL TECHNO舞曲送到 DD’S,紧跟着26日北京DD’S的FUTURE MIX PARTY居然将一众摇滚圈内好手也聚到了一起,窦唯、鲍家街43 号、清醒和麦田守望者各成员都成了当晚的舞会动物一族。

  9月份,BAT主办的“五度空间派对”终于也在广州、上海、北京三地巡回开办,一时间广州演舞台、上海 YANGYANG、北京NIGHTMAN人头攒簇,花香鬓影,成为各自城中热点。11月28日,“五度空间”降临深圳圣保罗DISCO,DJ JANVA等人再次在鹏城展示了出众的混音技艺。配合派对的五度空间镭射灯光音响设计,加上DJ 游戏竞赛,气氛热烈,火爆异常。

  接下来12月的锐舞派对拥挤程度简直超出大家想象。11 日上海GROOVE和YY将有CHEESE PARTY,全新俱乐部JBL 又有FUTURE MIX第二击,广州、上海和北京的第二次“五度空间派对”,深圳**的开张大派对都将在世纪末年刮起锐舞音乐风暴。

  1988年,4位英国DJ去西班牙度假岛屿阿利巴里群岛时发现了BALEARIC音乐风格,当地DJ如阿尔费多将来自芝加哥的HOUSE舞曲加入多种西班牙及其他音乐元素播放出来,再加上IBIZA E文化的刺激。让以保罗·奥克福得为首的4人享受了极为精彩的一夜。回到英国他们决定要将这种派对搬回家乡,这就是RAVE PARTY(锐舞派对)的源头。

  从丹尼·兰普里搞的SHOOM PARTY开始,从起始的ACID HOUSE音乐播放开始,跳舞文化从此掀开了新的一页,随着英国众多优秀俱乐部、DJ、派对搞手的出现,这种青年次文化现象终于由地下走到地上并在英国成为主流。这种互动式的文化也让大家的想象空间无限扩大,为数码时代的青年人带来了他们最需要的精神食粮。

  实际上,在同时间的欧洲,大部分年轻人亦全是“蒲友”, 意大利、比利时、荷兰、法国更是创造了自己的独特音乐风格。意大利的口水舞曲制作堪称世界第一,比利时、法国是欧洲新锐舞文化的核心地带,荷兰的HARDCORE舞曲让你一次颠个够,不过欧洲最厉害的是德国,首先它差不多成为了欧洲的TECHNO之都,德国人爱TECHNO的程度,可以说比英国人有过之而无不及。1992年,在SVAN VATH、JAM AND SPOON的带领下,德国TRANCE成了全球跳舞音乐新势力;而柏林每年一度的LOVE PARADE亦愈演愈烈,最近4年,来自全世界的蒲友每次都超过100万人,令柏林成为全球最人气的锐舞中心。

  HOUSE和TECHNO的原产地美国的情况反而停留在半地下状态。纽约是美国的锐舞圣地。虽然传言夜店如 PARADISE GARAGE结束营业,但像夜店SOUND FACTORY/TUNNEL/LIMELIGT,DJ如DANNY TANAGLIA/JUNIO VASQUEZ/MASTERS AT WORK等等,情况依然热闹。在西岸最近两年才有较多大规模的锐舞派对,据闻TRANCE已极受欢迎。

  亚洲地区反而比美国更加丰富。首先是泰国,曼谷本身已有一个不错的跳舞音乐环境,可万人的焦点集中在 KOH SAMUI上,那儿的蒲友将源自印度岛屿GOA的圆月沙滩派对移师到泰国,想像一下,在圆月的沙滩上大跳特跳锐舞的心情,绝对终身难忘!

  日本的东京师亚洲跳舞音乐的首府,绝对可以和伦敦、柏林相提并论。夜店如YELLOW/LIQUID ROOM已是世界舞林圣地,AVEX更是以JULIANNA将这种文化推广为主流。而DJ如KEN ISHII/石野卓球/KOKIMURA/EMMA/FUMIYA TANAKA等也代表了日本的新派舞曲雄厚实力。

  至于华人世界,首先由新加坡开始,90年代初,以ZOUK 为首,极多国际级DJ都去过那里打碟,而且很多DJ都表示非常喜欢ZOUK的气氛。不过今时今日,焦点逐渐转移到香港来了,并由香港的一群专业DJ、俱乐部和搞手再经深圳传递至内地。未来亚洲锐舞文化的中心将是中国。

本文已影响3485
+1
0
最新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