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美博士帮你规划美国留学解析

发布时间:2019-09-09 编辑: 手机版

  寒假即将结束,新学期伊始莘莘学子们又开始为理想而奋斗,对于想去美国留学的学子们来说,更是需要兼顾好校内学习和留学准备工作,也需要分配好平时和周末的时间,而且各个年级的同学们准备工作也不尽相同。为此,本报记者采访了美中出国留学培训中心教学总监、马里兰大学博士生向昆老师。

  学习时间如何兼顾校内学习与托福考试

  对于学习托福和SAT与学校里的学科课程的矛盾,这应该是大部分学生所面对的问题,首先学生应该要做好心理准备,留学美国一定是一件艰难的事情,绝对不是逃避高考的途径。然后学生需要调整好自己的学习时间以及安排,要合理利用好学校中的学习时间,提高学习效率,将有限的时间都用在重点需要做的事情上,不要将时间浪费在一些无谓的活动以及学习上,那样会得不偿失的。

  语言学习初中阶段就要开始准备

  对于初中在读的学生来讲,开学过后,需要考虑是选择去美国读高中还是读大学,如果要去美国读高中的话,就需要安排好考托福,托福JUNIOR以及SSAT的时间了。

  高一学生应该要做好规划,特别重视单词与语法的提高,这是托福学习以及之后SAT学习的基础。同时应该重视和加大听说练习,听力和口语会是托福备考中较难提高的部分,特别是听力,会是决定托福成败的关键。高二的学生应该要做好备考冲刺的准备,特别是托福与赛达的时间安排。建议学生能够在5月和6月参加SAT1和SAT2的考试,切忌不能总是认为还可以在10月、11月、12月还有很多次机会考试。高三的学生由于大部分学生应该已经拿到了录取通知书或者还在等待更多的学校录取,所以高三的学生应多参加一些第二外语的学习,然后将一些美国大学的预备课程进行学习,包括微积分等基础课程。另外,还可以学习一些美国历史、文化、写作的人文课程,使自己能够更好的在9月入读美国大学的时候能够融入美国大学的环境,更能如鱼得水。

  记者从南京市人社局获悉,去年,南京市共推荐来自重点产业的51位高层次人才申报江苏省2011年度“企业博士集聚计划”中的自主创新类和企业博士后类项目,经过初审、面试及实地考察等环节,最终有26名重点产业的博士被列入省资助计划,资助金额达到520万元。

  据了解,为吸引海内外青年博士向江苏省企业集聚,提升企业自主创新能力,从2010年起,省委组织部、省科技厅、省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厅共同实施“企业博士集聚计划”,计划5年内资助引进2000名左右博士到省内园区自主创业、到企业开展科技创新,对列入计划的博士给予每人不低于20万元的资助,并在科技项目、平台建设、科技金融、人才服务等方面给予优先支持。两年来,全省共资助777名创办企业或到企业工作、从事博士后项目研发工作的博士,省级下拨资金达11655万元。

  学校名称:法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 所在位置:英国,Houghton学校设置类型:综合性大学创建时间:1895年学历:本科 研究生 学校性质:公立学生人数:8810人院校地址:Undergraduate Admissions Office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Houghton StreetLondon8313

  本文《一桌一椅一世界:留学的“法式”幸运》1月3日,巴黎下着雾蒙蒙的小雨。我坐在拉丁区的一间咖啡馆里。和绝大多数法国人一样,并不着急从新年长假中缓过神儿来。法国是个出了名的认为休假是天赋人权的国家:工作永远是第二位,放假才是第一位。英国人史蒂芬·克拉克在近几年出版的一系列解读法国文化的书里,常调侃法国人有各种美妙的借口和巧立名目的假日来逃避工作。克拉克的戏谑虽夸张,但会让所有在法国生活过的人会心一笑。

  法兰西学院正门雕塑

  正是在这似乎被整座城市认为是“天经地义”的清闲的日子下,那天下午当我看到著名的法兰西学院门口行人络绎不绝,不同年龄段的巴黎市民冒雨赶去听公开讲座,我才异常惊讶。

  法兰西学院是一个以将最前沿的科学、人文研究成果与普通公众分享的独特高等研究中心。它有点像各国的国家科学院,科目遍及各个领域,其内每一位教授都有一个精良的辅助研究团队,其教学、管理等任务极其微小。可以想象,对于任何人,能入选成为法兰西学院的教授不仅意味着极高的荣誉,而且在其学术拓展上也获得了硬件和软件的最完美保证。入选只有一个硬标准:即必须是其领域内最为前沿最有活力的学术人。

  但与大多数国家科学院不同的一点是,这里的每个教授都有义务举办面对普通市民的公开讲座,且其内容必须新锐。类似的面对大众的讲座大概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国内的《百家讲坛》等节目,不过法兰西学院的深入浅出可远远超过了电视娱教节目。这里的公开讲座大部分内容都可被学术界引用,甚至成为学术经典,比如米歇尔·福柯从1971年到1984年的讲稿集。再比如1月3日的这个讲座,从题目就能看出其学术性:《现代性和反现代性的波德莱尔》。这些公众讲座的目的并非简单的答疑解惑或传递信息,而是为了引起公众对学术前沿的兴趣,扶植民众对探索的兴趣。正如其宗旨所述:“向其听众传播自由研究这一理念,而不是讲授已经获得的真理”。

  在来巴黎之前,我对这个传奇的法兰西学院的公开讲座有着各种想象,总觉得这里是巴黎年轻才俊和学术人聚集的地方,如同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名声在外的晚间公开讲座一样,虽然公开,但来者多半还是学生。尤其是曾经登上过法兰西学院的讲坛的,仅社会学,就有马赛尔·莫斯、皮耶·布迪厄这些名传遐迩的大师。可以想象,当我看到当节日气氛尚未消散的雨天,除了年轻人以外,兴致勃勃地赶来听这个关于诗人波德莱尔讲座的还有很多四五十岁的中年人,甚至是需要搀扶的耄耋老人时,我不由得对法国人这种求知若渴的传统生出无尽的钦佩。

  法国即便在西方人眼里,也是出名的难融入的国家。我想每一个在法国留学的中国学生要学有所成都会付出额外的辛苦。从这个角度讲,法国大概并非留学的首选之地。但在那个雨天,我忽然觉得能在有如此公众好学的文化传统中学习或工作,也未尝不是一种幸运。

本文已影响1038
+1
0